位置:首页 > 全集剧情

大江大河分集剧情 第8集(全集50集)

来源:大江大河电视剧  时间:2018-01-03 17:09  浏览:
大江大河分集剧情 第8集(全集50集)

梁思申的圣诞礼物被收发室照着地址又送到总厂生技处,于是落到也在总厂的程开颜手里。拿着沉甸甸的一包礼物,想到宋运辉曾经给她看过的照片,那照片里不可企及、高雅得令人绝望的美少女,程开颜满心不是滋味。中午,两人相约一起在食堂吃饭,程开颜将包裹交给宋运辉时,又看到他脸上绽放的欢愉。
 
程开颜忍不住嘀咕一句:“那么高兴干什么呀,你又不能飞过去。”
宋运辉这才想起这件事还没跟程开颜解释,忙把与梁思申的关系与程开颜简单说一下,没想到程开颜听了患得患失,既高兴没那么个假想敌,又心烦宋运辉没有一开始就爱上她,一脸花花绿绿的表情。宋运辉没去搭理程小猫的小心思,也顾不上吃饭,掏出钥匙拿出钥匙串上面的小刀打开严严实实的包裹,一看,又是一堆书,忍不住失笑。再看书的标题,却是管理方面的书籍。他从德国回来,曾写信告诉梁思申很多他在德国的见识和对德国工厂管理的赞叹,没想到梁思申这个有心人就寄来这么一堆书。
 
程开颜虽然知道了宋运辉与梁思申的关系,可心里没法放得下,看着宋运辉拿信下饭,她无心咽食。再说,信上所写都是英语,她想看也看不了,可越看不了越想看。她耐心等着宋运辉看完,仔细折叠好信压进书里,才问:“都说些什么呀,这么高兴。”
“他们美国的教育方式与我们非常不同,有意思。”宋运辉没多说,就换了话题,“程小猫,我打算春节前几天回家,你准备请假三天,跟我回家见一下我父母。第三天我送你上火车回金州,你得跟你爸妈过年。我初三回金州上班,不能总让别人替我春节值班。你看行的话,我晚上跟你爸说一下。”
程开颜的关注点立刻跟着转移,再无心思关心梁思申,“我……你太突然了,可是你爸妈会喜欢我吗?我得拿什么礼物去?穿什么衣服最好?要不要俭朴一点的样子呢?”
 
宋运辉看着程开颜笑:“担心什么,你平常什么样子,去我家也什么样子,我前一阵赶新设备安装,人又臭又脏,你们一家不也没嫌弃我吗?我已经去信跟爸妈说了你我的事,这次回去与他们讨论一下结婚时间和程序,回来,就得问你爸妈要人咯。我这回春节就穿你替我做的衣服。”
程开颜听了又羞又开心,所有有关浪漫求婚的种种猜测和期待全都抛到脑后,对,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结婚这个结果。她开心得眼睛嘴巴都没了,笑了半天,才听耳边又传来宋运辉的声音,“穿你的米黄色滑雪衫去,最好看,像洋娃娃。礼物?好像应该是我爸妈给你见面礼?我不清楚,反正你别太隆重,以后都是一家人,没必要讲究这些。决定了?”
程开颜重重点头,宋运辉想问题很周到,她反正听着就行。
 
“那我晚上跟你爸妈说一下。哎,你说我们两个,尤其是你,到结婚年龄了没有?”
“我怎么会没到。”程开颜急得瞪大眼睛,但见宋运辉笑得很是古怪,这才明白上当,“我跟你同岁呢,女孩可以比男孩早两年结婚,你才不到结婚年龄呢,你才小孩子。”
宋运辉笑眯眯地看着程开颜,不与她争,却看到程开颜身后过来虞山卿。他伸手与虞山卿打个招呼,虞山卿过来看一眼程开颜,才问宋运辉:“你们年度总结什么时候给我?你不能跟我再拖下去啦。”
程开颜瞥虞山卿一眼就低头吃饭,不理。宋运辉微笑道:“我下午赶出来就给你。那么要紧?”
 
“当然,都等着你们这些总结写总厂总结呢,你晚了我们巧妇难为。千万帮忙,下午我再晚都等着你。”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耽误你们,下午一定送到。”宋运辉伸手,与虞山卿拍了一下。
虞山卿握着宋运辉的手,俯身用程开颜也听得见的声音轻声问一句:“什么时候结婚?”
“年后。”宋运辉回答得很肯定。
“恭喜你,小子。”虞山卿松开宋运辉的手,走了。
程开颜这才抬起头,好奇地问:“他那么踩你,你还对他客气?”
“该不客气时候不客气,该客气时候客气,又不矛盾。以后工作方面还得经常合作,见面总得留三分情面。你饭都凉了吧?叫你去我寝室吃你不去。”
“让人看着多不好啊。”
“我不是常上你家吃饭?有什么不好?”
“我家有我爸妈哥哥在,不一样呢。”
“小封建。”宋运辉哭笑不得,当初踊跃找到他寝室去的也是这个小封建,不知她当初鼓了多少勇气才出现在他寝室。对于程开颜那些丢西瓜捡芝麻的逻辑混乱思维方式,宋运辉有时简直觉得不可思议,很想下手捏捏那张很无辜的脸。宋运辉都不敢提起如果跟他去他家住一天那意味着什么,怕小猫还真认真上了。
 
反而程家二老都相信宋运辉的操守,一口答应女儿春节前请假跟去见一下宋家二老,程母更是将结婚日期提上饭桌,程厂长毫不犹豫说,早办早好,早办好宋运辉就搬来程家住,等分了房再搬出去。宋运辉很感激二老一点不见外。
宋家二老看见那么个水灵灵的准儿媳也喜欢不过来。程开颜还想表现表现,显示自己很贤惠,很能干家务,但二老不让。两个小的都没事做,宋运辉就带程开颜去了一下小雷家的后山,到姐姐坟前,跟姐姐说一声。程开颜心软,以前听宋运辉说起他姐姐的事就哭得淅沥哗啦的,今天也是。宋运辉握着程开颜的手,等着她哭完,两人一起下山。到下面,才问:“闻到臭气没有?我们去看看,他那养猪场办怎么样了。”
 
“早闻到了,比我们总厂还臭。去看你姐夫吗?”
宋运辉点点头,带程开颜推着车走下去,一路告诉砖窑是怎么建起来的,以前的鱼塘怎么给填了,为什么会想到养猪,电线厂是什么原因,还有那边高大的龙门吊是怎么回事。程开颜跟听故事似的,觉得很传奇。经过电线厂,宋运辉拐进去看看,没看到污水沉淀池,不由暗中摇了摇头,但当着程开颜的面,他不便说什么,又找去村办公室。
 
四只眼会计认识宋运辉,一看见热情得不得了,告诉说正好县长下来,东宝书记带着县长去养猪场了。一定要带宋运辉去养猪场看看,说那儿赚钱得不得了。宋运辉把程开颜向四只眼介绍一下,自己带着程开颜去雷东宝家看看雷母,寒暄几句,送上年货,两人才一起去养猪场。
程开颜到路上才悄悄问:“你姐夫是不是挺厉害一个人?电线厂和那个村办公室里遇到的人都对你客气得不得了。”
“他很能干,但若是文化程度再高一点更好。”可这话出口,宋运辉想了想,又自相矛盾地道:“可他如果文化再高一点,可能就达不到今天的能干了。”出国一趟,又主持大设备安装半年,宋运辉考虑问题心胸成熟许多,对雷东宝已经能表示理解。做一件事,需要方方面面考虑的东西太多,条件不足的情况下,只好抱着脑袋勇往直前了。雷东宝这个一村当家的,压力不小。
程开颜笑道:“你都说他能干,他一定能干得不得了。”
 
宋运辉想,雷东宝能干吗?可他似乎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能干,“他……比较敢,敢作敢为,可考虑问题不很周到。我跟他正好相反,我没他胆子那么大。我们没可比性。”
说着就到养猪场,骑自行车,眨眼可到。所以一村子都是猪臭荡漾。小雷家的人大多认识宋运辉,他进养猪场跟进电线厂一样便当。进去换上高筒靴,踩过药水池,揭开帘子,里面就是热烘烘臭烘烘的猪场。雷东宝正陪着陈平原参观,一看见有外人进来,看清是宋运辉,撇下陈平原就跑过来,大叫着抓住宋运辉的两手,“你今年一会儿听说去西德,一会儿又听说忙得不得了,想死你爸妈了。多谢你拿来的外国糖,你还记得我妈最爱吃糖。你对象?你妈提起过。”
 
“谢什么,这段时间多亏你照顾我爸妈。我女朋友程开颜,小猫,叫大哥。”程开颜在与雷东宝大力握手中叫了声“大哥”,觉得这个姐夫对宋运辉真热情,因此她虽然觉得这个姐夫穿得很乱糟糟长得又凶,可也立刻接受了这姐夫。
“小猫?哈哈哈。好好疼你对象,你姐要能看见,她不知道会多高兴。”
“刚上山跟姐姐说了。大哥,你去忙,忙完我们再说话。”
 
“难怪你对象眼睛血红。你一起去听着,又不是国家机密,顺便给我岀主意。我这儿想再引进种猪,再造一排养猪场,可钱不够,拉县长来要他支持。走。”
宋运辉跟去,见程开颜有些惊讶地圆睁着眼睛,微笑问:“好玩吧?”
程开颜点头:“好玩呢,跟他姓一样,风风火火,可一张脸真凶。”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