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分集剧情

长安十二时辰第13集剧情:午正

来源:长安十二时辰电视剧  时间:2018-08-17 16:38
长安十二时辰第13集剧情:午正
 
天宝三载元月十四日,午正。
 
长安城,长安县,光德坊。
 
贺知章站在靖安司大殿的正中,手里托着一枚铜金方印,神态平和。李泌站在他的对面,目光锋锐如飞箭射来,可却不能影响这位老人分毫。
 
司里的其他人都低下头去装作忙手头的活,谁也不敢发出声音。
 
这时殿外的通传跑进来,先看看李泌,又看看贺知章手里的大印,犹豫了一下,这才向贺知章拱手,粗声粗气道:“怀远坊望楼回报,张都尉已被控制,即刻返回。”
 
虽然他有意压低嗓门,可还是让周围的人都听了个通透。
 
贺知章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满意地点了一下头,这才对李泌语重心长道:“长源,莫怪老夫用这司印压你,实在是你行事太孟浪——任用一个死囚为靖安都尉?还是刺杀上司的不赦之罪?传出去,明天御史们的弹章能把你给埋喽!”
 
李泌怀抱拂尘,冷哼一声:“明天?不知这长安城,还有没有明天可言。”
 
“啧,长源哪……你勇于任事,老夫自然明白,但兰台的人能明白吗?相国们能明白吗?就算他们明白,可在乎吗?”说到这里,贺知章特意加重了语气,“你以为老夫为何匆匆返回?李相那边已经听到行动失败的风声,试图夺取靖安司的指挥权!现在老夫还顶得住。若他知道,你竟把长安存亡押于一个死囚身上,到时候群议汹汹,就是我也扛不住压力!”
 
他见李泌沉默不语,又换了副和蔼口气:“朝堂之上,处处伏兵,稍有不慎便是倾覆之祸——老夫今年八十六岁,已无所谓,你还年轻,要惜身!”
 
贺知章一口气说这么多,可称得上推心置腹,可李泌却不为所动:“您在这里每教诲一句为官之道,那些突厥人就离得逞近上一分。”他看了一眼殿角,铜漏里的水依然无情地滴落着。
 
贺知章道:“我没说不抓突厥人!只是听说那人对朝廷的怨恨溢于言表,你就这么信任他?”
 
“我不信任他,但他是现在最好的……不,是唯一的选择。”
 
“西都汇集天下英才,满城人物,难道没一个比得上那死囚犯?”贺知章口气转而严厉,“你已错了一次,让靖安司倍受重压。如今情势,可容不得第二次犯错!”
 
李泌踏前一步,目锐如芒:“您只想保住靖安司,而我要保住长安!”
 
这时通传第二次踏入殿内,粗着嗓门吼道:“报,靖安都尉张小敬等,已至门口。”贺知章挥了挥衣袖:“不必进来了。把他的腰牌收缴,直接押还长安县。”
 
这时李泌忽然大喝一声:“慢!”
 
“长源。”贺知章的语气已带着几丝不满。李泌却不顾呵斥,呛声道:“刚才西市、怀远坊先后有黄烟升起,必有重要进展。不如先叫他进来,交代清楚,再议处不迟。”贺知章明知李泌在拖延,可也明白眼下情势紧急,于是轻叹一声,挥了挥手。
 
不过他又安排了四个旅贲军士在侧,一旦张小敬报告完,就立刻上前将其拿下。
 
贺知章轻易不会干涉司务,但若李泌逾越了规矩,他就会化身笼头缰绳,把年轻人拽回来。突厥狼卫当然要抓,但他绝不能让政敌们找到借口,染指靖安司。
 
这一切,可都是为了那一位的安全。
 
脚步声响,张小敬大剌剌地迈入殿中,全无突遭解职的惊惧。他先冲檀棋眨了眨眼睛,然后把好奇的目光投向那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这个人在本朝实在太有名了,诗书双绝,名显开元、天宝二十多年。就在十天之前,贺知章宣布告老还乡,天子特意在城东供帐青门,百官相送,算得上长安一件颇轰动的文化大事。可张小敬万万没想到,这位名士居然又潜回京城,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和文学毫无瓜葛的靖安令。
 
他今年已经八十多岁,致仕时已是三品银青光禄大夫兼正授秘书监——这是为什么别人敬称其为贺监——来做靖安令这么一个所由官,实在是高配。很显然,做出这个安排的人,不指望贺知章能有如何作为,只是希望凭他的资历和声望坐镇正印,方便副手李泌在下面做事。
 
张小敬忽然笑了,贺知章的出现,解答了他一直以来的疑问。
 
长安城的城防职责,分散于金吾卫、京兆府、御史台、监门卫等官署,叠床架屋,矛盾重重。这个靖安司凭空出现,凌驾诸署之上,若非有力之人在背后支撑,绝不可能成事。
 
贺知章的身份,除了银青光禄大夫兼正授秘书监之外,还有一个太子宾客的头衔。而李泌则是以待诏翰林供奉东宫。这靖安司背后是谁,可谓一目了然。
 
虽则如今太子不居东宫,可从这些幕僚职衔的安排,仍可略窥彀中玄妙一二。
 
贺知章注意到了张小敬的无礼视线,但他并未开口责难,只是垂着眉毛闭目养神。
 
李泌走上前来,要他汇报情况。张小敬摸摸下巴,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李泌脸色一变:“这么说,突厥人已经拿到了坊图?”
 
这可是他们仅有的一条线索,若是断掉,靖安司除了阖城大索没别的选择了。
 
张小敬道:“还不确定,我已安排姚汝能封锁祆祠周围,正在逐一排查附近住户……”话未说完,贺知章“唰”地睁开眼睛,语气严厉:“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擅封祆祠,会引起多大的骚乱?”
 
“不知道,也不关心。我的任务只是抓住突厥狼卫。”张小敬回得不卑不亢。
 
“那你抓住了吗?”
 
“如果你们总是召我回来问些无聊问题,那我抓不住。”
 
李泌微微有些快意,张小敬这家伙,说起话来总带着点嘲讽的味道,现在轮到贺老来头疼了。
 
贺知章眉头一皱,这个死囚实在是太过无礼了。他举起大印,想叫人把张小敬抓起来,先杖二十再说,这时通传第三次跑进殿内。
 
“报,祆教大萨宝求见。”
 
殿内稍熟长安官场的人,心里都是一突。长安城的胡人多信祆教,一旦起了争议,光是信众骚动就能掀起大风波,所以官府与祅教的交往向来谨慎。大萨宝统管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