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分集剧情

长安十二时辰第2集剧情:长安城

来源:长安十二时辰电视剧  时间:2018-08-17 16:10
长安十二时辰第2集剧情:长安城
 
崔六郎双手一摊:“你要我两个时辰内填完长安城全图,却连干什么用的都不肯说——抱歉,画不了。”
 
曹破延听了这一串说辞,不由得大怒,一步迈到崔六郎的身前,伸手要扼他的咽喉。
 
崔六郎犹豫了一下,没有躲闪。他知道靖安司的人就在外头,只消一声高喊,这些突厥人一个也跑不掉。可是那样一来,之前的心血就全浪费了。他赌曹破延现在只是虚张声势,没拿到坊图不会真的下手。
 
只要再诈上一诈,就能搞清楚他们的真正目的了。
 
曹破延掐在崔六郎咽喉上的手骤然停住,崔六郎心里一松,知道自己赌对了。曹破延保持着这个姿势,头忽然朝着窗外歪了一下,似乎在侧耳倾听。崔六郎有些紧张,难道是旅贲军的人粗心大意搞出了噪声?他连忙问道:“曹公,怎么了?”
 
“你听到什么没有?”曹破延指了指窗外。
 
崔六郎听了听,外面寂静无声。他有点茫然地摇摇头:“什么都没有啊。”
 
“对,什么都没有。”曹破延露出草原狼才有的狰狞笑意,手指猛然发力,“刚才进门时,附近明明拴着许多牲口,热闹得很,现在却连一声马鸣都没了。”
 
一听这话,崔六郎的面部遽然变色,开始是因为惊慌,然后是因为窒息。
 
崔器在外头等待着,心里越发不安。货栈那边没什么动静,可他就是觉得不对劲。作为一名老兵,他的这种直觉往往很准。
 
他再度用横刀把护心镜探出去,这次对准的是丙六货栈的窗户。窗口很小,镜上只能勉强看清有人影晃动。忽然一个人影在窗前消失,同时传来“咚”的一声,似乎有沉重的东西倒在地上。
 
不好!崔器的心脏骤然停跳了一拍,他猛然收回横刀,急切地对周围吼道:“破门!快!”
 
旅贲军早已在各自的战位准备就绪,命令一下,八支弩箭立刻从三个方向射出,登时把守门的突厥人钉成了一只刺猬。与此同时,两名士兵猛然跃上门前木阶,掠过刚软软倒下的敌人,用厚实的肩膀狠狠撞在门上。
 
竹制的户枢抵挡不住压力,霎时破裂。轰隆一声,士兵的身体连同门板一起倒向里面。在他们身后,另外两名士兵毫不犹豫地踏过同伴的身体,冲进屋去。手中劲弩对准屋内先射了一轮,然后迅速矮下身去。这时趴在地上的两名士兵已经翻身起来,把门板抬起形成一个临时的木盾,护在同伴身旁,给他们争取弩箭上弦的时间。
 
这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无比流畅,仿佛已经排练过无数次。
 
距离他们最近的几个突厥人吼叫着扑过来,突然又一头摔倒在地,发出痛苦的惨叫声。三具长弓在客栈远处发射,二尺长的铁箭准确地穿过货栈的狭小窗口,刺穿了他们的大腿。
 
这一轮攻势争取到了足够多的时间。更多的士兵手端手弩冲进货栈,边前进边举弩大喊:“伏低!伏低不杀!”
 
可是突厥人仿佛没听懂似的,前仆后继地从货架的角落扑出来。他们高呼着可汗的名字,赤手空拳冲过来。对于旅贲军的士兵来说,这些人根本就是活靶子,一时间,货栈里充斥着金属揳入肉体的闷响声和人的惨叫声。
 
士兵们并不急于推进,他们三人一组,互相掩护着缓缓前移。突厥人只要稍有现身,立刻就会被数把手弩射中。
 
士兵们得到的指示是,要尽量留活口,所以尽量瞄准非要害部位。可是这些绝望的草原狼悍不畏死,哪怕只剩一口气也要设法反击。数名士兵因为无法痛下杀手,一时犹豫,反遭偷袭而受伤乃至阵亡。即使无力反击,那些突厥人也会立刻自杀,绝无犹豫。
 
很快屋内恢复了安静,只剩下横七竖八的尸体躺在过道和木架之间。在付出了三名士兵战死的代价后,旅贲军终于控制了整个货栈。
 
士兵们没有放松警惕,谨慎地一个货架一个货架地搜过去。突然,一个原本躺倒在地的突厥人一跃而起,扑向距离最近的一名士兵。那士兵猝不及防,被他拦腰抱住,两人纠缠在一起。突厥人张开大嘴,去咬士兵的鼻子,可他的动作猛然一僵,旋即扑倒在地,脑后勺上赫然插着一根青津津的弩箭。
 
过道尽头,一名士兵的同伴持空手弩,手臂缓缓下垂,眼神慌乱。他本该让突厥人活下来,可同袍的遭遇让他忘记了训令。
 
“笨蛋!我怎么教你的!”
 
崔器一把夺下那士兵的手弩,抬手就是一耳光。他黝黑的脸膛仿佛涂了一层铅灰色,暗淡无光。
 
破门只花了十个弹指,全灭敌人在二十六弹指之内,这在京城诸卫中算是卓越的成绩。可突厥人太凶悍了,居然一个活口都没留下,这可不是上头想要的结果。
 
崔器带着怒气在过道上踱步,眼神扫过那些尸体,手指不安地攥紧刀柄又松开。忽然他愣了一下,旋即快走两步,前方正是崔六郎的尸身。
 
他双目圆睁,脖颈处有明显的指痕,不用仵作检查也知道他是被掐死的。
 
“阿兄!”
 
崔器悲愤地一声虎吼,单腿跪在地板上,想要俯身去抱住死者。两人眉眼相仿,正是同胞兄弟,只可惜其中一个已永不可能睁开眼睛了。
 
“如果我能再早下令三个弹指……如果我能亲自去破门……”悔意如同蚂蚁一样啃噬着崔器的心,他的手指猛烈颤抖着,几乎握不住阿兄的手。
 
一个旅贲军的士兵跑过来,看到长官这副模样,不太敢靠近。崔器偏过头去,用眼神问他什么事。士兵连忙立正:“刚才清点完尸体,一共是十五具。”
 
除去崔六郎,一共有十六个突厥人进了货栈。也就是说,现在还有一人没有捉到,经过辨认,应该是为首的曹破延。崔器猛然吸一口气,重新站立起来,眼中跳动着火焰。
 
“搜!”他沉着脸喝道。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