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全集剧情

大江大河分集剧情 第6集(全集50集)

来源:大江大河电视剧  时间:2018-01-03 17:09  浏览:
大江大河分集剧情 第6集(全集50集)

元旦,一工段有个倒班工人需要调休参加家里弟弟的婚礼,宋运辉好心顶替一下。新年伊始,他就得来两天调休。
元旦过去没多久,总厂召开团代会,宋运辉也不知自己怎么就成了一车间的团员代表,有幸参加总厂的团代会。想到以前入个团就像偷袭一般艰难,而如今水书记竟然亲自暗示他可以写入党申请,而且还可以作为优秀团员代表参加团代会,凭此,他相信,身份问题以后在金州可能再也不成其为问题。再想到目前小办公室是水书记指示安排,他怀疑参加团代会的资格即使水书记没吱声,车间团支部书记在车间党支部书记指示下,也肯定是受了水书记的影响。对水书记,他感情复杂。
早在知道要参加这个会议时,寻建祥就提醒宋运辉穿好一点,说这种在厂区外召开的脱产会议是变相相亲场,穿好一点钓一个女朋友来,这是最好机会。宋运辉想在意也没法在意,进工厂近半年来,他心思全在工作上,根本没有去哪儿买些衣料子做件好看衣服的心思,他还是穿着工作棉袄去开会。一进充做会场的电影院,不得了,闪亮灯光下,年轻男女争妍斗艳,女同志雪花呢的大衣领子上更是围着嵌金银丝的玻璃丝纱巾,看上去好像只有他一个穿的是工作服。好在宋运辉对于穿着打扮不很讲究,看着别人好看,自己难看也无所谓。
虞山卿作为生技处的团员代表也出席会议,他与宋运辉坐在一起。虞山卿穿一件半身长烟灰色雪花呢大衣,黑色笔挺的裤子,黑色锃亮的牛皮鞋,大衣下面是雪白的衬衫领子,也不知是真衬衫还是假领子。头发是新理的,鬓角雪青,脸庞洗得干净,胡子刮得干净,整个人挺刮精神,与宋运辉坐在一起简直是对比。虞山卿处于生技处和整顿办的身份,文革后第一届大学生的文凭,以及他出色的长相打扮,为他引来无数姑娘火热的目光。
虞山卿年纪比宋运辉大得多,他自然知道自己的魅力,坐在椅子上顾盼生姿。宋运辉便是缺乏了这方面的技术手段,他只会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姑娘们的眼睛瞧过来,他的眼睛看回去。宋运辉没看到几个好看的,再说人家看的也不是他。
上面开始讲话时候,下面聊天开始。虞山卿轻问宋运辉:“快半年了,有什么感想?”
“累,比读书时候累。你呢?”
“唯一感想,当初真不该跟你换来整顿办的位置。现在整顿办瘫痪,被水书记拎到你办公室骂一顿后一直瘫痪,做事挨水书记骂,不做事挨费厂长骂。”
“总比三班倒强。”
“三班倒也看三班倒,像你这样有上头撑腰,走曲线到下面沉上几天,上来就是资本了。”
“我哪有谁撑腰,又不是厂子弟。前几天还有人说你找了个厂子弟的对象,是那个谁的女儿……”
虞山卿非常的不以为然:“再谁的女儿能和你跟定水书记比?”
“我?有没弄错?”
虞山卿不满地瞥宋运辉一眼,道:“这否认太不地道了吧?现在谁不知道你是水书记嫡系里面的嫡系?要不是水书记在你办公室臭骂我们一顿,我们的工作怎么会停滞?你画的工作分解图,可做得真用心,跟水书记的骂配合得珠联璧合。”
宋运辉闻言不由“嗳”了一声,一时无言以对,难道人们误会他的工作分解图是配合水书记而精心制作的一出道具?他很想追问一句“大家真都这么说?”,可问不出口,电光失火间已经想到,别人正该这么想。早在他进厂时候已经被与水书记联系在一起,他一路的脚印都带有水书记的指点和牵引,他虽然颇为反感水书记,意图与水书记保持距离,可他无法否认,他个人身上,无可避免地带有或明或暗的水书记的烙印。他无法掩耳盗铃,别人也都看着呢,即使工作分解图不是与水书记的合谋,但他依然不能得了便宜又卖乖。对他,对外人而言,这都已是既成事实。他都不愿解释分解图与水书记无关,可还是口不由心地道:“我那份工作分解图完全是个人行为,如果不是这样子的分解,我不像你们坐机关的天生是领导,拿什么安排工作?倒是真没想到会成为害你们挨骂的导火索。”
虞山卿定定看了宋运辉一会儿,道:“我现在很矛盾,整顿办继续呆下去,做什么坐机关的领导,华而不实,没有前途。但如果像你一样下基层,我与你毕竟不一样,你在年龄上耗得起,我不行。而且现在再下去,而不是一开始就下去,你可以料想到诸多猜测。可是整顿办处在风眼,如今更是人心惶惶。小宋,换你还有心思找女友?”
宋运辉心想,既然那么多矛盾,那还犹豫什么,跳出来,做点实事,来日方长,用事实说明问题。但一想也果然是,虞山卿已经三十来岁,他还怎么来日方长,他的顾虑有道理。他只有安慰:“整顿办不会永远无序下去,国家对整顿年限是有规定的。”
虞山卿再次定定看着宋运辉道:“你年轻,也好,没复杂想法,别人也相信你没复杂想法,反而会培养你亲信你塑造你,出事也不会找到你头上。可我们不一样,我们是政策制定敏感部位,一朝天子一朝臣这种事最容易出在我们头上。你看看现在这局势,整顿办所有人都谋划着改弦更张呢。”
“对了,基层就没这种事,如果不是你今天跟我说分解图,我还不会很有感觉。”宋运辉净看见机关里在斗来斗去,下面基层的看热闹。
“如今不是全民皆兵的年代,被选作对手,还得看有没资格……啊,你年轻,你是天然免疫。”虞山卿看看宋运辉,见他并不在意的样子,这才继续说下去,“再一个月得春节了,小宋,你哪天有空,我们一起去水书记家拜年。”
宋运辉心想,难怪虞山卿今天跟他说得那么多,原来就为最后一句话,虞山卿还真以为他是水书记的嫡系,可以直进直岀水书记的家门。宋运辉想着虞山卿也是艰难,那么大年纪才进厂与人竞争,与他同龄的都是老资格,难度可想而知。他本来有现成的建议,建议虞山卿递交入党申请书以向水书记表明态度,但他直觉虞山卿太钻营,他有点忌惮这种人,过去的经验告诉他,这种人往往是踩着人头顶往上爬的人,他不想做他父亲第二,他微笑一下,示之以弱,“我不敢去水书记家。”
虞山卿本来想搭一把宋运辉这个新贵的顺风船,没想到这个新贵还真是年轻不懂事——不,是不懂做人,居然说出如此孩子气的话来,他当真是哭笑不得,怎么这天下净是傻子拿大牌啊。话不投机,虞山卿懒得再说,继续打量周围人等。
宋运辉也就不说,心不在焉地听上面主席台有人做报告。水书记也在主席台上,身架子依然瘦小精干,可身形不能说明问题,水书记坐哪儿,哪儿就是重心。宋运辉看着水书记心想,他真被公认是水书记的人了?
回到寝室,问寻建祥,寻建祥也说大伙儿都这么说,但他看宋运辉不是那种攀附权贵的人,寻建祥说他曾跟人解释说跟他同寝室的大学生纯粹靠本事吃饭,做事不知多辛苦,傻得不得了,可别人都说没人撑腰做死也没出头日子,都说寻建祥没看到本质,被大学生蒙了。寻建祥最后嬉皮笑脸总结说,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干脆名至实归,从了吧,从了可以早点混个小领导做做,把兄弟救出苦海。
宋运辉听了讪笑,可见事实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他不想攀附权贵,他只想把事做好凭实力进取,不错,他有野心,但他只想凭自己苦干加巧干,以实力实现野心,而不是投机取巧做拉帮结派的歪门邪道勾当。可没想到人们不信他。他跟寻建祥说,还是那四个字,来日方长。立刻挨寻建祥一句骂,要他别傻了,现成的阶梯为什么不爬,还等人端到面前跪地上请他爬吗?谁那么傻,以为他宋运辉是大爷吗?宋运辉也觉得寻建祥说得有理,可心里就是有障碍,一时没法转弯。于是又挨寻建祥骂了,不过两人心无芥蒂,骂来骂去不伤感情。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