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全集剧情

大江大河分集剧情 第5集(全集50集)

来源:大江大河电视剧  时间:2018-01-03 17:09  浏览:
大江大河分集剧情 第5集(全集50集)

元旦夜晚,宋运辉与同班要好的国家著名右派子弟,也是辅助陆教授筹建实验室的方原一起从陆教授家出来,在陆教授家喝了两杯酒,两人还一时不想回宿舍老实睡觉,顶着西北风在校园闲逛。
方原很不明白宋运辉为什么拒绝做陆教授的研究生,眼见左右无人,还是忍不住问:“为什么?你没见陆教授听了你的话伤心?你几乎只要答应,陆教授肯定收你做大弟子。”
“你们都不相信我的话,我是真被一个暑假的社会实践给熏野了,心收不回来。想到读研究生还得在学校呆两年,我总有时不我待的感觉。”
 
“按说,你是全班最小,你的时间最浪费得起。我很不明白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社会有什么好?你是没经历社会,才迫不及待地想去工作,这也是围城,像我们这种支边久了好不容易回到课桌边的人珍惜留在学校的机会,你们这种学校呆腻了的人急着想冲出校门。也好,你自动弃权,陆教授只能要我了,哈哈。”
 
宋运辉笑道:“方兄说话何其之赤裸裸啊。”
方原也笑:“得,又暴露修为不足的毛病了吧?你应该说,‘兄言何直耳’,哈哈哈。”
宋运辉也是大笑,文学修为不足,这确实是他的大毛病,不过已经被方原每周塞一本书教育好了许多。“我不跟你玩文字。”宋运辉笑嘻嘻一指花岗石主席像下面乌鸦鸦的人头,“你去那边舌战群儒去。”
方原支起耳朵顺风一听,“痛心疾首”地道:“还在辩论张华这个大学生和掏粪老人的命谁更值的问题,都讨论一学期了,有完没完。辩论这东西,如果有权威加入,辩论结果就是权威者的意志,其他人言多必失;如果没有权威加入,真正百花齐放,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莱特,真理从来不是越辩越明,而是辩论到最后每个人更坚信自己心中的哈姆莱特是正宗。辩论的最后肯定不是摆事实讲道理,而是挑逻辑错误玩文字游戏搞狡辩。这种辩论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回寝室开卧谈会。”
 
宋运辉笑道:“看你说得那么透彻,别人听见还以为你从不辩论,谁知道你每论必辩。我最服你歪论也能讲得理直气壮。”
方原哈哈一笑,“那是遗传,非常恶劣的遗传,我爸就是因为言多必失给打成右派。”
“我爸是不知道怎么辩给打成反革命。我也深得遗传,不参与辩论。”
“不辩论最好。辩论的结果,要不是权威下结论,要不是不知所云。宋小弟,你以后出去社会,反正还是一如既往地守口如瓶,谁引诱你都别说,言多必失……呀,奇怪了,我这话最多的却教育你这话最少的别说话,这世道,颠倒黑白了。我问你,我介绍给你的女孩子你拿下没有?怎么也不向我汇报。”
 
“都是陆教授害的,我哪有时间约人家。”其实宋运辉想挤时间还是挤得出来的,只是他不喜欢那种没灵气没气质没法让人眼前一亮的女孩,自然没什么热情。“明年分配,你有想法吗?”
“我没想法,我读研究生。你也不用有想法,我们这届的出去,外面抢着要人,不好的单位学校还不给呢,怕什么。再说你成绩那么好……”
“我档案并不太好,政治表现欠佳,至今入党申请书投寄无门。”
 
“你这就不对了,你每天关心报纸,难道没看到天下局势早变了吗?现在是坚定不移地走经济发展的路子,而不是政治发展路子。”
“你别抠我字眼,什么时候你我可以入党了,我才承认局势变化。我只认事实。”
“入什么党。”方原不以为然,眼看寝室在望,忍不住想敲定一下,“你真不准备读研究生?”
“大丈夫言必行,行必果,毋庸置疑。”
“这话上档次。”两人相对一笑。
 
但宋运辉万万没想到自己竟会如此抢手,春节才结束,就有一家大化工企业金州化工指名要他。这家企业正好就在他家所在省,是他本想努力一把请求辅导员将他分配去的工厂。如此正好一拍即合,他安心做毕业设计就是。
小雷家大队开始扬眉吐气,本年度中央下达的一号文件讲的就是农村工作问题,文件说,“目前农村实行的各种责任制,包括小段包工定额计酬,专业承包联产计酬,联产到劳,包产到户、到组,包干到户、到组,等等,都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小雷家的包产到户终于不用打擦边球似的披着包产到组的外衣,可以出头露面挂嘴上说了。
 
二月,中央关于建立老干部退休制度的决定下达,决定明确规定各级别老干部离退休年龄硬杠子。凡是见到文件的干部都知道宫书记大势已去,去日无多,全县上下干部都呼啦一下紧紧团结到徐县长周围去了。宫书记门前门可罗雀。
最是懂得办公室政治的办公室主任陈平原更懂得因地因时借花献佛,他结合本年度一号文件,凭自己掌管的权力渠道,真抓实干,将徐县长重视的小雷家大队树为学习一号文件的农村集体经济改革的典型,连夜组织笔杆子赶赴小雷家,挖掘小雷家大队的先进闪光之处。但他们所获得的待遇与清查组的虽然稍有不同,却也没好到哪儿去,小雷家全队上下没人相信他们,担心他们挂羊头卖狗肉,名为树典型,实为获取证据以清查打击。虽然没有刀光剑影伺候,可老头老太的骂声不绝。
 
但陈平原绝不是个轻易说放就放的人,何况这事儿事关他的前途,他见小雷家上下依然抱有戒心,知道再以组织名义下去可能依然会被拒绝,而他现在又不能强行下达指令,因着打鼠忌着玉瓶儿,还有个徐书记挡着。看来只有柔性进取一途。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在雷东宝都还感触不到有人在对他进行全方位侦察的时候,陈平原已经雷厉风行地完成所有外围调查协调工作,亲自率领县建筑设计院院长来到工地,成功完成一次拉郎配。对外,则是县政府对农村经济改革典型的大力扶持。
 
于是,小雷家建筑工程队要设计有设计,要现场有现场,要设备有设备,要建材有建材,实力大增。而又由于陈平原的策划设计,小雷家建筑工程队与县建筑设计院的联姻又被上纲上线地描写成为政府搭台,企业唱戏,是政府领导理论联系实际,指导基层群众致富的范例。小雷家又因其农业高产、副业多样、大队集体工业发达、社员生活有保障,而成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样板。小雷家由原来徐县长手中的旗帜这一地下身份,转正成为本县政府确认的旗帜,这一身份的转变,意味着以后小雷家如果再遇体制内的迫害,可以堂堂正正找县领导告状去矣。
陈平原做这一切的时候,徐县长一直保持沉默,一直持不反对的态度,看着陈平原使出浑身解数将小雷家吹成样板。过后不久,宫书记光荣退休,他继位,他提议陈平原为县长。至于陈平原是怎样的人品,他根本清楚得很,可他初即位,即使有人送上死千里马他都得收,何况陈平原这种活的虽然可能走歪路的千里马。他现在手下需要能看准他意图,又有能力办成事办好事的本地得力人手。
 
唯有雷东宝面对一下捧到他面前的荣誉傻了眼,天上怎么就这么无缘无故砸金块了呢?面对四邻八乡参观取经的人,他只会说一句上台面的话,却也是实话,“只要心为小雷家老小考虑,小雷家老小都会支持我,只要小雷家几百号人都支持我,没啥事做不成。”往往同一句话,你带有恶意的眼光看待,可目之为没文化,可如果你带着善意的眼光挖掘,那就是质朴。见诸笔端,便是讷于言,而敏于行了。
雷东宝名声大噪。
喜事成双。在全大队接二连三的新房上梁鞭炮声中,东宝书记家的一所一厨一卫一厅一卧的不起眼平房也落成,小夫妻孝敬老人,让雷母先住进新房。雷母起先还挺得意,两天新房住下来发现,她被孤立了,她再也无法染指儿子的大事了,儿子被儿媳全方位接管。而她又醒悟这回吃的是闷亏,因为前儿她还冲邻居炫耀她是一家之主,儿子媳妇都听她的,好吃好喝好房都是她先占,可是,这不,媳妇顺水推舟就把她逐出家门,她现在有苦都无法说,怕人笑话。如今儿子每天回家都累得跟稀泥似的,哪有精力上她这老娘的新家,她现在想回老屋看儿子得先看儿媳脸色。
宋运萍设计令婆婆抢着搬出旧居,自然知道婆婆有一天会明白过来,但搬出容易搬回难,她抓紧时间将生米煮成熟饭,把婆婆那个房间改成储藏室,请邻居帮忙将原本堆在客堂间的稻子和稻草堆满婆婆房间。但物质上的孝敬依旧,自留地收上来蔬菜,或者雷东宝带来的好东西,她总是分一半给婆婆。雷东宝新买一只半导体收音机,被她拿去送给婆婆解闷,还手把手教会。雷东宝去市里开会奖来的台式电风扇,也被她装到新房子去,还是雷母心疼儿子天热易出汗,又大张旗鼓送回来,一来一回,好多人羡慕书记家的婆媳关系。
雷母本来生了好几天气,可大家分开住了,却又觉得这儿媳懂事,是挺好一个人。她一个人住事情少,起床又早,经常还是她去自留地割了蔬菜拿来儿子家,如果见儿媳去县里读书,她还会自觉取出扫帚将院子打扫干净,将菜摘洗干净放着。两下你敬我爱,反而其乐融融。
陈平原既然已经把小雷家树为样板,自然想把这样板搞得正经点,细腻点,上档次点。为此他没少想办法,可雷东宝对于陈平原的建议并不很待见,觉得花架子十足,未必能给小雷家挣钱。倒是陈平原提议的把大队、砖厂、预制品厂、兔毛收购站、和工程队的帐目放一块儿统一结算的主意,雷东宝很是热衷。他也看到随着大队办的实体越来越多,他的工作越来越忙,那些钱进钱岀的事,很有他照顾不周岀漏洞的可能。正好宋运萍电大毕业,她和四眼会计一起,还有一个刚嫁入小雷家的高中毕业的新媳妇,跟着陈平原派下来的经验老到的商业局老会计一起建立小雷家大队的会计制度和账本,雷士根喜好这行当,常自荐让捉差。
 
会计工作认死理,宋运萍又正好是个认真认死理的人。原本雷东宝这人做事海阔天空,想到什么做什么,没有发票上白条,从来没有什么制度可言,别人也不敢管他。而现今管钱的变成他看见最没气的妻子,在宋运萍软语厮磨下,他不得不照规矩办事,以换取夫人一笑。众人见他规矩,当然也只能跟着规矩,小雷家钱财管理焕然一新。
 
雷东宝原先一看见满是密密麻麻数字的账本就头疼,而今被宋运萍捉着学会看账本看报表,却是看出明堂,看出滋味来,往后他找各实体负责人说话时候就翻着账本,对比着报表,谁也别想拿什么客观主观原因支吾过去。为此他买了两瓶酒两条烟送去陈平原家致谢,陈县长留他吃饭,开了一瓶酒,拆了一条烟,说了很多话。陈县长家千金看见雷东宝这粗人,撇着小嘴不肯上桌一起吃。
 
雷东宝觉得奇怪了,徐书记做县长时候,他为什么觉得徐县长高不可攀呢?就像现在,即使他知道陈平原所做的这一切大半得归功于徐书记对小雷家的重视,为什么他就是不敢提烟酒往徐书记住的地方去呢?
喝得微醉回家,宋运萍早给他打好两桶井水等他回来洗澡,妻子疼他,怕他拿冰凉的井水洗澡坏了身子,总是早早将井水打出来外面搁着放温了,才让他洗。他照例是高一声低一声地在里面耍赖,一会儿是手酸,拿不起水勺,叫妻子来帮他冲水,一会儿是背后搓不到,脖子洗不干净,要妻子帮忙,他妈搬走后,小夫妻比蜜月时候还甜腻。
TAG: